豚豚本豚

诞(中二)

【最近是真的忙,忙着开会,忙着酒池肉林,昨天开会的时候写了一部分,今天早上又写了一些,忙碌之后脑阔里昏昏沉沉,可是很想念你了。】

   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,下雨是一件大事。

   董津总是习惯性地丢三落四,比如今天,周焘已经傻乎乎地冲进了雨幕中,董津突然拍拍脑袋,“哎呀,伞还在座位上!”

    午饭后的暴雨将周焘从后背到双脚浇了个通透。

  “你常常把伞弄丢,你的伞都很好看,载着你,去许多地方,在大雨之中。”洗完热水澡的周焘侧身歪在床上,一手撑着头,一手将董津揽进怀里,“虽然我不认识叶青,但大概能想到叶青的对象也许和你一样,出门都是不带脑子的。”

    董津说周焘的后脑勺有一股特殊的香气,周焘信以为真地问过许多人,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嗅得到这股香气。董津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拿鼻子去蹭周焘的后脑勺,而周焘总是突然一个转身将她拥入怀里,不给她蹭脖子的机会。滑腻的皮肤,宠溺的笑容,柔婉的语气,躺在周焘怀里的董津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 董津拿起一个枕头垫到背后,将床的四周围成一个围城,这是属于她的仅存的安全感。

   “周焘,其实这首诗还有下文,你始终不会懂我在为你担心些什么,雨是不会停的,有些时候雨是不会停的,并不管你是否有伞。”

   “周焘,你知道我心里最大的一场雨是什么时候吗?”

   “我离职的时候?”

    “不,是网上铺天盖地说着我们不和的时候。”
 
      流言蜚语。流言非雨。流言非语。

    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,周焘听听雨声,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一些。身边的人儿窝在被子里睡得正香,围在身边的两个枕头一个早已滚落在地上,一个在床头摇摇欲坠。
 
    董津一向是三天不睡觉,一睡管三天的,周焘只顾自己起了身,简单的洗漱了一下。出差在外每天下午五点半是要和老公闺女视频的,听闻女儿汇报考试又得了第一名,周焘嘴咧到耳朵根。

  “冰箱里的蔬菜水果记得给她吃,别总带着她吃肉……什么就叫女儿要富养了,要注意营养平衡!”

    周焘的声音有点大,董津翻了个身,顺手搭上周焘的腰,眼睛却不愿睁开,“嗯……外面还下雨吗?”

    “天气预报说六点雨停,你先起床吧,要是六点雨停了,我们就出去吃披萨,没停的话,我们就吃外卖。”

     董津起床是需要做大量的准备活动的,这一点和她睡前接近两个小时的准备活动相得益彰。魔音绕耳、柔声细语、暴力按摩……周焘使出了浑身解数,可董津仍与枕头难舍难分。每个人都有软肋,纵然坚强如董津。

    周焘搓搓手,伸出两根手指头瞄准了董津的胳肢窝。“啊”,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,董津披头散发地从床上一跃而起,“救命救命,我起床我起床!”周焘心满意足地跳下床换衣服,三十秒后回头一看,董津又一如既往地躺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 挠胳肢窝、坐起、躺下、挠胳肢窝……嬉闹声夹杂着似羞还嗔的打骂声,一系列动作循环往复了四五遍,董津终于打着呵欠闭着眼睛摸索着下床去沙发上换衣服。此时窗外的雨也渐渐止住了。

  “吃完饭去外滩看看吧,外滩的夜景总是美的——早知道我把相机带出来了。”

   “不去!”

   “外滩一到晚上就许多人,带着相机也免不了有人影乱入,再说了,外滩风景有我好看吗?”
  
    董津嫣然一笑,一条腿支撑着蹦了蹦,另一条腿伸进牛仔裤。

   灯红酒绿,声色犬马,真的很美。

   可毕竟想了想,缭乱的世事,闪光的夜晚,生活无数,但心里能用爱去描述的,只有你一个。

 

 

评论(2)

热度(5)